国内酒店鉴赏>安徽酒店>微酒店里大有乾坤(上)

微酒店里大有乾坤(上)

发布时间:2015-08-27 16:24浏览次数:3201

这几年,《旅游情报》一直密切地关注着国内民宿的发展态势。最近,我们发现在一些民宿发展比较成熟的区域,如长三角地区、丽江等地,民宿界正悄然延伸出新变化,这个新变化就是微酒店的出现。

升级版还是微缩版?

微酒店是民宿的升级版吗?还是精品酒店的微缩版?答案是,都不是。

我们认为,微酒店从本质上有别于民宿。民宿的灵魂是其主人,从选址到功能设置都随着主人的喜好来定。许多民宿的初衷其实是主人为了接待亲友而设立的,因此个人色彩非常浓重。喜欢住民宿的人往往也是冲着主人去的,因为认同他/她的生活方式和品位。换言之,民宿是一种因人而立的住宿方式。而微酒店的这层个人色彩则被大大削弱,它更多是为了提供住宿这个功能而生,每个环节的设置都优先考虑住客的需求,主人的个人喜好被淡化。

从民宿转换到微酒店的经典案例是花间堂,其实说得更准确一些,是某一阶段、某一地区的花间堂。花间堂在丽江以客栈出道,和很多民宿的创始一样,花间堂萌芽于创始人张蓓对丽江生活方式的爱和对当地住宿的不满意,于是有了花间堂的首个院子“植梦”。从建立初衷到后期运营,植梦都比较随性,依照主人的思路在走,所以当时尽管在丽江开了几个“分号”,已经有了一些规模,但我们觉得它,依旧是民宿。而花间堂周庄店“季香院”的设立,是我们认为她开始向微酒店转型的分水岭。因为有了前期的资本和经验积累,花间堂周庄店设立时,酒店已经逐步建立了自己管理和运营的团队,也有了自己设定的标准,它不再是随主人心所欲的一个民宿。从根本来说她具备了精品酒店的雏形但又没有达到那个标准。2014年,植梦依照花间堂的品牌特性进行重新装修,原本的民宿,至此也完成了微酒店的转型。

当然,有了西溪的花间堂、苏州的两间花间堂,如今遍地开花的花间堂,已经向着集团酒店方向发展,自然也就不能再被整体归为微酒店。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已经成为了品牌的输出方,甚至在未来的几年,如果资金运筹得当,他们极有可能成为星巴克般的品牌加盟店。但如果只讨论周庄和丽江那些花间堂,编辑却仍认为他们是微酒店中的典型代表。

另一方面,微酒店并不是微型精品酒店,它们与精品酒店区别不在于规模上的微,而是品质和专业上的微。虽然现在但凡开间酒店就敢冠上精品的名号,但真正的精品酒店门槛还是很高的,自有一套严苛的品质衡量标准,而且通常由专业酒店团队进行运营,无论是风景、选址、住宿体验都是最顶尖的,如罗莱夏朵、SLH和安缦。比较合适的说法应该是,微酒店虽然小而美,但离精品酒店的“殿堂”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揭开微酒店的“真面目”

我们所说的微酒店之“微”其实有很多面向的含义。最显而易见的“微”是体量小。客房数量少,酒店整体空间不大。本期合辑中有的微酒店的客房数甚至少于10间。

其他层次的“微”更多是一种体验,比如微奢。精品酒店动辄五六千每晚起跳的价格,虽说一咬牙一跺脚也消费得起,但住在里面恨不得打包所有东西,把本捞回来的心情,显然有悖于精品酒店的享受精神。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需要微酒店,软硬件设施虽算不上顶级,但也颇下功夫,精致有设计感,条件甚至比一般星级酒店还要好。微酒店就犹如时尚界里的轻奢品牌,即所谓的affordable luxury,很多人都承受得起而且还可以享受到品质不错的住宿环境。

微酒店之“微”还体现在服务上的sweet,可能不及精品酒店的贴身管家服务那样无懈可击,但由于体量小、住客少,可以针对每位住客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应变能力比较强。例如我们将要介绍的嘉兴兰庭21酒店就会根据住客需求举办各种沙龙,让每次入住体验都与众不同。

当然,微酒店也有自己的“卑微”之处。体量小虽然让住宿环境比较清净,但也意味着空间有限。很多人住酒店可能图的就是享受家里没有的设施,比如Spa、泳池。微酒店受限于体量,一般难以提供这样的设施。另外,微酒店的服务虽然相较于民宿要专业,但和精品酒店相比还是差距甚大。精品酒店经典的工作人员与住客的5:1配比应该就是一般微酒店难以达到的,这就决定了微酒店在服务上可能存在的缺陷和不足。

总体来说,微酒店的出现是一个令人欣喜的变化。连锁品牌酒店如同快餐,品质稳定但千篇一律;精品酒店是盛宴大餐,不是人人都消费得起;民宿又像路边摊,有惊喜也会有惊吓,而微酒店则更像一个经营有度的小餐馆,既有民宿的亲切和温情,也有酒店的专业和完善,输出品质也提供惊喜,更重要的是,affordable.

山水间微酒店 新安江畔的美好时光

【导言】山水间微酒店位于黄山市区新安江边的徽派古村落里。酒店保留白墙灰瓦的老建筑外观,用现时代的设计语汇向我们表达了主人的生活态度。

山水间微酒店 于山水之间给自己定义

在这个乱糟糟的时代里,我们急吼吼的羡慕,急吼吼的喘气,急吼吼的忘了给父母电话,急吼吼的结婚生子,急吼吼的扎到股市,又急吼吼的逃不出来,就连台风都急吼吼的三五成群一起来,一切都变得急吼吼的。急着改变,急着融合,手忙脚乱的时代让这个世界慢慢变得没了边界,没了标准。甚至有时候会觉得标准两个字很可笑,于我们生命中有关的一切,标准在哪里?当然,旅行可能根本不需要标准。放在十几年之前,我们还在旅行团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标准是一定需要的,三星级标准的住宿?大概多少钱?大概什么样的房间?大概都那样。可是如今,即使我准确地说出用于住宿的金额,你也可以从五星级酒店到民宿随便选,各种花式吊打的花样有趣极了。

怎么办?那就自定义吧。因为现代旅游业的标准都是外国人定的,而很多所谓的规矩和标准放在中国,大多数都成为不响不臭的屁而已。就像中国用20年走完了国外100年的地铁发展史,中国的现代酒店业也用差不多20年走完了国外100多年已走完的路,且已经在很多摸不着边际的领域没有了任何可以借鉴的所谓标准。那怎么办?摸着石头过呗,自己定义自己。微酒店这个定义从何而来我不清楚,百度之后,并不觉得是个定义,但是inn、hostel、lodge这些又不能完全解释为中文的微酒店,所以怎么办?那就自定义吧。于黄山,于新安江畔的山水间微酒店便是如此,而且不光是名字,想法、呈现、模式等等,充满了自定义的痕迹,而这些自定义其实代表了主人对已经走过的人生的一种定义,对这个世界的态度,甚至可以说是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我觉得非常好。

于细微之处见酒店标准

一间酒店的设计和建造包罗万象,因为现代人所需的饮食起居要求太多、太复杂,更别说我们早已告别仅仅满足吃喝拉撒睡的时代,哪怕只有一间房,砖瓦结构暂且不谈,也至少包括排水、暖通、机电等等各种专业的统一和协调配合,才能取得更舒适的居住环境。如果你在山水间微酒店洗澡的时候,发现热水来得特别快,感觉舒适的同时,你会否想问为什么?答案是,三秒钟出热水是老板要求的标准,而作为主人为什么关心这件事,又何以做到这件事?可能每个人都有过天冷不爱洗澡的经历,可能每个人都有过站在酒店客房淋浴间的时候,光着屁股站在里面眼睁睁的看着冷水溅在身上苦等数秒钟的经历。因为山水间微酒店的老板是学机电出身,之前为很多酒店做过类似的工程项目,他知道用怎样的方法能够尽量地避免这种尴尬,而做这间酒店的初衷并非为了接待客人及盈利,而是为了招待自己的朋友,所以方方面面都以家庭标准,又高于家庭标准,因为中国人都知道有朋自远方来该如何对待。

于机械之外的另一个梦

老板跟我说,有一次他的同行请他去看一间新完工的酒店,在参观客房的时候,灵敏的鼻子跟锋利的眼睛告诉他,这里未来一定会有问题。果然,那间酒店开业之后被反应最多的就是中央空调制冷的问题,而下水道多少有些味道,是因为某处少了一个过滤阀。然而山水间微酒店为什么看起来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一个彻底的机械工程男的作品,那是因为老板在接触了酒店这个行业之后,慢慢的发现了自己的另一种爱好或者说天赋,毅然的决定利用业余的时间在清华大学进修设计专业,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做设计的朋友,也走遍了许多山山水水,直到当他碰到新安江边的这片山水,决定放弃在上海的一切,去完成自己人生的另外一个梦——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几个房间,喝茶看天,偶尔会有朋自远方来,把酒言欢。当朋友们得知他的想法之后,纷纷前往,拔刀相助,所以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山水间,老板的九位设计师朋友分别操刀九间客房的设计,每一间都大不相同,而公共区域是他坚持的自留地。

酒店的另一个主人

山水间被做好之后,主人并没有急着往前走,而是急着招待朋友,所以在大半年的时间里,除了朋友之外,没几个人知道山水间。直到朋友纷纷劝说,应该把这山水分享给更多的人。于是乎,老板的妹妹出马了。

妹妹是个非常特别的普通人,这是我第一眼对她的印象。齐耳的短发,纤细的身姿,简单干净的装束,没有高跟鞋。嘴角微微上扬的时候,脸上的微笑不多,但是非常礼貌;她话也不多,略带鼻音的腔调,夹着点文艺,又不那么过分,让我一时分辨不出她来自哪里。有一个场景给我印象极其深刻:晚饭过后,我一个人,坐在公共区域发呆,她走过我的面前,脚步将停不停的时候,微微侧脸,在头发甩动到嘴角的瞬间,同时问我,需要喝一杯吗?我说不用,谢谢,她说如果需要的话随时喊我们,我说没问题,谢谢,这整个对话的过程都是在一个特别不经意的瞬间完成的,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把插在裤袋里的双手拿出来,因为身材纤细,所以我看着她走过的背影,依然微微的耸着肩,我的大脑竟然错乱,刚刚那不是在朋友家聚会的时候,朋友的家人在招呼我的节奏吗?这是什么情况?你懂我在说什么吗?

如家人般自然相处与相互尊重

之后发生的事情便是,我必须找她聊天,印证我的猜想,事实证明跟我看到的一切相吻合。在她的家乡,女孩子流行早婚,为了逃脱这样的命运,她毅然的在工作之后决定放弃一切,去欧洲游学,边打工边深造,走遍了欧洲大陆。她说,特别喜欢北欧的生活节奏,喜欢巴塞罗那的大街,喜欢圣托里尼的花。所以,秉承了欧式的生活态度,在山水间看不到特别殷勤和热情的服务,但是当你需要的时候一定不会被怠慢,如家人般的自然相处与相互尊重在这里体现的特别好。她说,这样的态度首先会给这里的氛围一个基本的定调,而这个调性也会影响着入住的每一位朋友。曾经有一位经常来黄山出差的商务客,听说了山水间之后,决定从高楼大厦的五星级酒店住到这里。起初,她是给了客人建议,可能这里并不适合商务客,但是在对方的坚持下,还是礼貌的接待了。两个晚上之后,对方因为自己的晚归,意识到打扰了住在这里的其他 “朋友”,所以主动提前退房,回到高楼大厦里面去了。她说,最初的服务人员是请了几位有经验的酒店服务业者,但是发现并不能理解她想要的态度,所以更愿意接受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能慢慢体会她想要的状态。而这,恰恰形成了一种非专业的专业氛围。

这就是山水间

山水间微酒店是个比较特别的案例,一对兄妹,在新安江边,用九间客房,写他们的故事。因为酒店住的太多,民宿看的太多,所以,在未抵达之前,我的确没有抱任何的幻想,微酒店在我脑子里的确只是个噱头,但是,当我看到的时候,当我欣赏过之后,我的好奇心扯出了刚才给你们讲的故事。幸好他们都不是专业的酒店从业者出身,否则不会有如此真实的痕迹,不会有恰到好处的氛围。也许兄妹二人并没有给出更完美的微酒店定义,但是他们用这个作品非常坦诚的呈现了自己过去的人生经历,并且准确的表达了他们对这个世界、对人生和未来的看法。

聊完酒店背后的故事和我的入住体验后,或许你跃跃欲试,那么客房如何,选哪间,照理我们也给大家做作分析。

九间房 九位设计师之作

山水间微酒店就位于新安江边的徽派古村落里,保留白墙灰瓦的老建筑外观,共有九间客房,出自九位设计师之手,风格皆不相同,每间都有自己独立的名字。其中最为大胆的设计——和同、胜异,前者为家庭房,客房内巧妙的设计了滑梯,供儿童玩耍,后者为闺蜜房,用树干造景、以镜面造空间,这些设计让住宿空间变得有趣,让住宿体验升级,让住这件事情本身变得更有意思。大易、中柏两间客房显然是为情侣或者夫妻准备的,尤其是大易,很妙的将床置于整个房间的中间,而所有的客房设施都绕床展开,是非常有情趣的设计。大隐,剑走中国风,地板上的泼墨让人印象深刻,特别适合在这里安静的看看书。之前提到的客房都在二楼,如果想要有露台,那就要选择一楼的奥宣、又新。酒店本身的公共空间也就是主人设置的公共客厅——很宽敞的空间里可以选择多种形式,功夫茶、咖啡、鸡尾酒,而且对应的每种消遣方式都有各自相应的区域,而这些风格迥异的形式放在同一个空间里竟然毫无违和感。

酒店目前提供简单的中式早餐,周围步行五分钟的食肆选择有很多,往左走是大片的荷塘,往右走是千年的牌坊,而眼前永远都是碧绿安稳的新安江,的确是个值得推荐的地方,待个周末很适宜。

用户咨询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