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酒店鉴赏>上海酒店>心中的海派雅舍 上海隐居繁华雅集公馆

心中的海派雅舍 上海隐居繁华雅集公馆

发布时间:2015-05-18 17:12浏览次数:5854

导言:如果你是旅游情报的读者,那么你对于隐居集团一定不陌生,西湖边上的小屋,凤凰岛上的高楼、扬州的温泉,或多或少都让人留下了印象。想必隐居并不仅只想玩转山水隐居,更想来一些人文的隐逸。因此,在上海的吴兴路,有那么几栋小屋,悄无声息地成为了隐居集团最新的作品,一切都和海派有关,一切又都和精品酒店有关。达人MINOTTI最近刚刚试住归来,或许借由他的笔,我们能一窥这家新酒店的全貌。

吴兴路上演绎海派情怀

首先说说选址。这次隐居繁华所选的地方,其实和酒店一贯的作风,有相似之处,但又有不同。之前的隐居,在酒店选址上,会刻意选择距离繁华都市一步之遥的地方,例如在西湖不远处的杨梅岭、满觉陇区域。这样既可以闹中取静,又能够从某种程度上不远离自然,依旧可以“借景入室”。而且,这些地方,有时候往往是连本地人都未曾知晓的隐秘之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之前那些选址都颇为契合隐居的主题,环境已经避世了,酒店再花点心思,基本也不会出错。而事实证明,隐居西湖系列,确实是目前为止,我个人觉得比较惊艳的。几个不同风格的酒店,一个系列作品,满足了大家对于西湖边上有幢自己的小屋的所有“妄想”。

反观这次的隐居繁华,我倒是觉得酒店选址有些冒险。依旧还是隐居的概念,但是却定位为繁华。不甘心“小隐于野”于是乎,“大隐于市”,没有继续走隐居西湖的套路,反而选择了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吴兴路。如果单从环境来说,地处闹市中心的吴兴路,虽不能提供满觉陇、杨梅岭般超然于世外的幽静感,但是他厚重的历史感和故事性,则是隐居西湖所无可比拟的。如果想在这里玩隐居这个概念,恐怕单纯只依靠环境、硬件未必能有胜算,更多地需要考验酒店打造者对于这几栋房子、这条路,乃至上海这座城市的理解。简单点说,光靠颜值已经不够了,这次得玩儿点高深的了。现在看来,隐居繁华玩儿得还不错。

听一条路 几幢房 诉说历史的情怀

吴兴路原名潘兴路,取自法租界时代路名Route Pershing的音译。自上海开埠以来就有不少西方冒险家在此建造欧式洋房,而民国以来此地更是当时的高尚住宅区,花园洋房名人宅邸遍布即便如今亦是沪上闻名的使馆区,贵邸传承源源不息。这里对于向往高尚生活的沪上土著来说,一直是梦想之地。

吴兴路83-85号,如今的隐居繁华。1939年,海派西班牙花园洋房,外墙是当时时兴的水泥砂浆毛面处理,浅黄色色泽。这里门面不大,低调得很容易让人错身而过。这栋历史建筑本身也烙印着沪上传奇民族企业的一段风华传奇。

谈起我国近代棉纺织工业就不得不说起规模最大的荣氏家族。扎根上海的申新公司便是为荣氏家族所有,在抗战前夕拥有纱锭57万枚以上、布机5000多台,约占全国民族资本棉纺厂纱锭布机总数的1/5以上。而这栋建筑便是当时荣氏家族所建造,其第一任主任便是申新旗下香港伟伦纱厂的老板。解放后荣氏将旗下的纱厂与新政府公私合营,慢慢的成为上海市纺织业的基石,也奠定了沪上纺织业数十年国内领头羊的辉煌成就。它历经了民国时期的风雨飘摇也见证了新中国的崛起更书写了爱国民族企业家的传奇。而就在近年吴兴路85号被港岛著名的包氏家族收入囊中居住打理。可以说,建筑本身,就已经见证了上海的一段历史。

老上海风情Mix 欧式味道

说完了选址,再来看看设计。既然大坏境无可借鉴,那么要营造隐居,并且是繁华中的隐居,考验的就是酒店对于设计风格和细节的把控了。显然因为建筑本身的特性,以及整条吴兴路的历史地位,毋庸置疑也无须多考虑,海派文化一定是这里的“主旋律”。因此隐居集团自然放弃了一直以来追求的多文化的设计风格,想当年在西湖边上,几幢不同的小屋,就让他们玩出了法式、美式、日式以及新中式风格。而这次风格被固定的情况下,一个外来的酒店集团怎么玩好上海文化,并且在这么重要的建筑玩转海派风格,这也是我这次想要考察的。

还原历史时光

作为历史保护建筑,设计师并没有对建筑架构进行任何改动,仅仅做了加固。这也就让隐居繁华的15间客房在设计风格上保留了原有的历史痕迹,承继了当年的海派情怀。

客房命名均取自于文学、影像、音乐三个角度,如张爱玲的小说《琉璃瓦》、《金锁记》等,让人能够体会到些许的海派气质。此地入住的房型是由管家推荐的“华灯起”,取自沪上一代歌姬周璇名作《夜上海》中一词,与所有房间的命名一样,都雕刻着历史写满了情怀。这是一间极其惬意的房间,更像自家小楼的卧房。房间位于二楼,有个朝南的硕大阳台,无论煮茶听雨还是斜坐沐阳都是好的。由自房门走向屋内,宽敞的通道与空间挑高让人顿觉轻松,整体的素雅配色与房间内的几面华美的镜面配合的刚刚好,欧式花纹的勾勒与纹理不显繁复亦表达出精致,古典的柱体夜灯和现代的床边阅读灯摆在一起叙述了一些小混搭的调调,柜子上的波点图案让人记起那些年的嬉皮与时髦。设计师刻意保留的旧时砖墙与木地板带着时光的印记,相信会一直陪伴每一位住客,亦会提醒人们记住这里曾经的辉煌。

向南的房间采光自然好,这里的窗子也不少,透亮的大宅会给予人们更多的光明与能量。在书桌前小坐,抬头便是窗外的天空,拾起手边的书籍满满记载的都是上海那些年的人与事,把自己埋在书中来沉浸岁月的同时,也为自己沏上一壶地道的香茶。熟悉隐居的朋友想必对他们家的茶都会举手称赞吧。睡床一如既往的品质,床旗则是初次见面。酥软的触感好似一件精致的披肩般给你温暖,天气凉的时候,轻披上身来到室外也不觉寒冷,后询问管家也确实是设计此棉麻织物床旗的初衷。在盥洗室配置方面,熟悉的欧舒丹边上放上了海派韵味十足的雪花膏。

形式大于内容的漂亮餐厅

走出小楼,便是隐居繁华的主花园,草地上的斜放着休闲椅与孩子们喜欢的蹦床,多少透着一些家庭共乐的味道,在我入住期间也确实看到有住客父母带着孩子来玩耍的。在这里有着一间非常漂亮的餐厅,听说有着不少电影都来此取景,驻足餐厅时也能感受到气氛的不俗与装饰的精致。家具选取颇为用心,每张红木餐桌边配备了四把不同的餐桌椅,我最喜欢那把最高的沙发椅,坐感非常舒适,在享用早餐的时候坐在上面喝着温热的现磨豆浆再慢慢消灭各种食物,这种惬意是发自心间的。除却早餐,餐厅在午后时光我个人觉得也是很美的,因为一份精致的下午茶,让你感受到的是,这里一种深入骨髓的老上海的悠闲。如果要说不足,我个人倒是觉得,没有正餐以及客房送餐,略微遗憾。毕竟海派文化中重要的一脉,就是独一无二的饮食文化。缺失了这部分,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承自隐居一贯的管家服务

在这里,当你预订房间之后管家便在你手机的短信中出现了,如何抵达、客房要求或餐食准备等等都可以直接联络管家。隐管家们的手指上都带有一枚精致的二维码指环,手机扫码即可关注隐管家的服务微信,在不需要服务的时候,管家不会打扰到您,而又可以随时随地联系到他们,实在贴心。在普通酒店很难做到的In Room CI在这里也毫无问题,人性化及客户体验舒适化在这里被执行的相当不错。一切看上去就是在友人家中做客一般,并无拘俗甚可随心所欲。不过开业不久的隐居繁华也并非尽善尽美,比如友人到访,按了大半天的前厅门铃却无人开门,无奈只能自己下楼去开。而作为隐居酒店特色般的夜间糖水在这边也没有享用到了。或许初开业的人员调配是需要好好做一番的功课吧。

编辑补充:

能够继承海派文化的精髓才是王道

在隐居繁华试营业期间,编辑了解到很多酒店达人纷纷应邀入住了这里,编辑自己也亲自到酒店体验了一下。一幢黄色小楼低调的安放在人少车少的吴兴路上,借由管家的介绍,我们也了解到目前隐居繁华的所有内装,请了杭州著名的室内设计师孙云来亲自操刀。不过也请原谅编辑的孤陋寡闻,我至始至终有点疑惑,既然一栋主打海派文化,又精心挑选了历史背景故事而成的精品酒店,为什么舍弃对于海派文化有更好研究和理解的本土设计师不用,反而找了参与过世博会中国馆室内设计的杭州设计师呢?这是其一。

其二,一圈走下来,尽管酒店处处强调海派文化的传承,尽管编辑也看在眼里,却无法烙印进心里。花了如此多工夫的酒店,怎么就走不了心呢?同行的上海籍摄影师,轻声揭穿之,“还是对于海派文化流于表面了呀”,原来是为了“艺术”而“艺术”!

“海派文化”除了表现多元性、创造性、开放性之外,其精致、有品位的内在精髓同样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编辑看来,隐居繁华在刚刚开始营业这期间并未能把海派文化的真正精髓表达出来,反而放了太多精力,几近严苛地寻找有故事的“隐居地”及市场营销方面。

而说实话,如果暂且无法提供体现海派风格的体验活动,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再服务方面更体现这种海派文化的包容性和精致性呢?就目前来说,在服务方面,酒店还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并且由于房间的整体设计考虑,并没在房门上找到传统酒店房门上都有的猫眼,而同时在离开房间时,房门的铰链也似乎无法将房门关闭锁死,在一些能够真正体现海派文化精致、有品质的生活情怀方面,酒店仍需要多加考量及提升。如果隐居集团能够把更多努力放在酒店本身,而非把功夫下在制造“选址”的噱头上,那么隐居集团的酒店气质应该更加迷人。

编后:在隐居繁华的悦隐堂中还可以体验古法养生调理,乐活馆中享受精致雅器传递出的生活美学,酒店还会定期推出雅集。想要在隐居繁华过一个贵雅安静的周末,试营业期间每间房的门市价在二千至五千元不等。

用户咨询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