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酒店鉴赏>上海酒店>好酒店不只是“一张床” 和平饭店 品味文化“下午茶”

好酒店不只是“一张床” 和平饭店 品味文化“下午茶”

发布时间:2011-04-18 00:00浏览次数:7652

  无独有偶,前段时期北京的朋友来上海,让推荐一家特色酒店,我毫不犹豫地搬出和平饭店:地理位置绝佳,外滩风光一览无余;老牌奢华酒店,十里洋场标杆之地。可没想被朋友涮了一把:“和平饭店?‘老皇历’了!就跟咱北京饭店一样,几十年前住那你是爷们,如今还住那你可就是孙子了。上海外滩那地儿,半岛、威斯汀等好酒店扎堆呢,过个隧道还有香格里拉、柏悦什么的 。和平饭店是美人迟暮,合影留念就可以了,共度春宵还是免了吧。”

  这便是和平饭店的尴尬:在上海人眼中,只是喝茶的地方;而在外地人看来,又不过是拍照的背景。那么,这家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繁华烟云的老牌酒店,难道真的“人老珠黄”?这更加大了我对和平饭店的好奇,期待着用自己的眼光去搜寻答案。

在上海 邂逅旧时欧洲

  说实在的,和平饭店最吸引我的,是其“混血儿”的身份。

  在上海,只要跟差头司机提及和平饭店,他们多半会说:“哦,就是那顶‘绿帽子’!”在外滩一长排灰不溜秋的建筑群中,和平饭店的绿色尖顶十分醒目。要知道,中国男人最忌讳“绿帽子”了,所以,和平饭店给自己整了顶“大绿帽”,一看便知道不是中国人的房子。

  和平饭店的前身是华懋饭店,老板是犹太商人维克多?沙逊,在上海做军火生意发的家,之后又涉足地产业。大凡是暴发户都喜欢显摆,据说1929年华懋饭店开张时,沙逊几乎把整个欧洲都给搬了过来:大理石地砖来自意大利,水晶玻璃吊灯是正宗法国货,银质餐具则原产于英伦……

  时过境迁,如今光站在外边瞧着,和平饭店实在“姿色平平”,与对岸的“摩登女郎”别一下苗头,甚至有些寒碜。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这一次难道选错了地方?推开沉甸甸的旋转厅门而入,酒店大堂狭窄黯淡,前台偏在一旁毫不起眼,休息厅只摆了一两张沙发,局促而清简。我再次皱了皱眉头:这是“欧洲贵族”?怕是“没落贵族”吧!

  

  “前奏”起得波澜不惊,缓行在长长的走廊上,我意兴阑珊,就像大老远去相亲没对上眼一般。然而走廊的尽头,和平饭店终于展露出其绰约风姿:一个金碧辉煌的八角亭,穹顶四周镶嵌着华丽纹饰,彩色玻璃天窗无比绚烂,午后的阳光透进来笼罩着淡雅的光晕。记得数年前去佛罗伦萨的百花大教堂,曾经看见过类似的影像,如今在上海不期然遇见,有种穿越时空的恍惚。据说,这个穹顶曾被“幽禁”了60年,此次大修才得以重见天日。

  帮我提行李的服务生自豪地告诉我:“在上海,原汁原味Art Deco风格的酒店,除了和平饭店,怕是找不到第二家了。”一路上,他热情地充当解说员:“你现在看到的,完全是三十年代的欧洲。大厅的马赛克地面,设计师参考了当年俄罗斯工匠的风格。地毯、暖炉、栏杆上的那些圈圈,是Art Deco的标志,当时在欧洲是流行元素,就跟现在的LV标志一样摩登……”

  我去过不少酒店,这是最能侃的服务生,当然如没有和平饭店的那些老故事,他也就没了谈资。一路谈一路走,只觉得长长的走廊永无尽头,两侧有数不清的岔道,通向不知所以的隐密之地;还有那些时隐时现的楼梯,安静地躲在某个拐角,可能通往雪茄吧,也可能连接着某个露台,难以一眼望穿。那样的感觉,就像在德国旅行时参观过的古堡,走廊、拐角、楼梯仿佛置身于迷局,有些忐忑生怕就此迷失。

  服务生瞧出了我的顾虑,开玩笑说:“容易迷路,这也是和平饭店的特色呀。不要担心,要是走错了,原路折回来就可以了。老外来这里,还就喜欢到处乱走到处迷路呢。特别是欧洲人,一来这儿特别自在,瞧哪儿都眼熟,就跟自个儿家里头一样。相比之下,美国人大多来参观,看看老上海的模样,至于饭店的文化底蕴,他们没有欧洲人较真;参观完了,更愿意跑去江对岸的丽思卡尔顿,那里显然更对美国人的胃口。这就跟潘石屹爱盖筒子楼,道理是一样的!”

是酒店 更是“博物馆”

  来之前做酒店投资的朋友就建议:“去住和平饭店,那里的博物馆是一定要去的。都是些老古董,虽不如佳士得的拍品价值连城,但蛮有看头的。错过了,就跟玩北京不去故宫一样‘二百五’!”

  如今听了服务生的一番介绍,更是吊足了胃口,放下行李便打电话预约。由于此次入住特级江景套房,酒店特意安排了私人管家,替我们张罗参观事宜。十几分钟后,我们的“时空之旅”开始了,第一站便是博物馆。沿着狭小的楼梯拾级而上,一间三十多平米的房间,个头很“迷你”,但在国内酒店业可是独一无二的。这里的东西大多很老了:“80岁”的雕花银羹匙,“70岁”的老唱片,“50岁”的骨瓷茶杯,“40岁”的搪瓷保温瓶……

  印象最深的是一张老唱片,乍看像现在的CD,而常识告诉我们那个年代应该流行黑胶唱片。打听之后才晓得:这便是饭店的私藏宝贝——铝质唱片,在当时绝对属于“高科技”。其主人是唐无忌先生,其外公周今觉是民国第一任国务总理,1938年周今觉的60寿宴就摆在华懋饭店,而这张唱片是饭店特意量身定制的。唱片正面印着:“欢迎您来到饭店,我们将提供优质服务”。虽然,唱片已经“失了声”,时光却是停留在那里,诉说着一段往事。说实在的,如今抢着为客人摆宴席的酒店很多,但想着为客人定制影音的却很少,这种活赚头不大,大多打发婚庆公司给办了。因此,我们很佩服沙逊的服务意识,人家七十年前就做到了。

  如今的和平饭店,不仅建筑风格一如既往,酒店文化也是一脉相承。就拿此次的参观来讲,管家的服务周详体贴,为我们安排了一系列的“实地考察”:八角亭、茉莉酒廊、维克多餐厅、龙凤厅、和平厅等等,让人仿佛时光倒流,置身于一个世纪前的繁华烟云;镜框里褪色的旧上海街景,头顶缓缓转动的黄铜吊扇,静谧而华丽的古董电梯……每一样物品都有来历,每一个细节都有故事。在上海生活了几十年,此时才发觉对家乡有一种陌生感,这大概就是“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据说,此次重建为了还原1929年的原貌,和平饭店整整花了四年时间,仅内部设计就折腾了一年半。记得,《东方早报》的朋友说过这么件事:美国HBA酒店设计顾问公司曾提出一套大胆的改造方案,作家陈丹燕晓得后直接谏言韩正,呼吁“维持和平饭店特殊的历史地位”,结果市文管局、市建委等纷纷介入,定了基调就是“做减法”:不是1929年的东西都需要被删减,以确保和平饭店的原汁原味;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家酒店,更是一座城市的博物馆。

  在参观过程中,管家也提到这个话题:“那顶著名的‘绿帽子’,装修工人把油漆一层层地铲下来,一直铲到第五层才找到1929年时的颜色,然后再复制重新粉刷。所以,现在看到的‘绿帽子’,绝对就是沙逊的那一顶!”

房间“做减法” 设施“做加法”

  为还原1929年的容颜,和平饭店做了不少“减法”;然而,作为一家奢华五星级酒店,要有与此相匹配的“行头”,所以同时也做了很多“加法”。

  酒店的管家告诉我们:“三十年代和平饭店很牛的,中国第一高楼、上海最早的电梯、最棒的屋顶花园等等,绝对‘拗造型’。当初宋子文在旁边盖中银大楼,原打算造34层,沙逊晓得后特不高兴,通过租界设关卡,结果中银大楼只建了17层,一下子从姚明变成潘长江。不过最近十几年,国际酒店扎堆来上海开分店,和平饭店的风头就被抢掉了,房间小设施旧,电梯超龄使用,空调部经理一到冬天都要祈祷空调不罢工……”

  的确,按着《东方早报》朋友的说法:“之前,和平饭店的五星级牌子,全凭着那点‘家底’。但喜来登、香格里拉等‘洋妞’一来,和平饭店立马成了‘土包子’,不整容不成哪。我上次去采访酒店管理高层,被告知锦江集团2006年在香港上市,募得的资金部分就用于改造和平饭店。侬晓得哇,当年沙逊花500万美元修建酒店,这次锦江投了5个亿!”

  这么多钱都花哪儿了?我开始在客房中寻找蛛丝马迹:此次入住的是特级江景套房,180平米的空间十分阔绰,有专门的餐厅和客厅,欧式家具风格雅致,窗外是外滩的无敌美景,令人赏心悦目。我特别喜欢这里的沙发,客厅里配了长沙发和高背沙发,午后斜阳暖暖,到楼下西饼屋买些糕点,与家人聊聊天听音乐,是惬意的下午茶时光;卧室里是带脚凳的软沙发,先生喜欢靠在那里看电视;进入式衣帽间也配了沙发,方便在镜前优雅地整理妆容。还有液晶电视、BOSE音响、iPod扩展口、意大利原装咖啡机、高支埃及棉的寝具以及可存放手提电脑的保险箱等,这些奢华的细节大大提升了客房的舒适度。当然,和平饭店“做加法”很谨慎,我注意到液晶电视外边配了仿旧风格的立柜,卫浴间采用了猫脚腰形浴缸,因而整体风格奢华而优雅,有种“润物细无声”般的质感。

  据了解,和平饭店共有6间这样的特色江景套房,正对着外滩风景绝佳,站在窗口远眺,远东第一湾近在咫尺,陆家嘴夜景更是璀璨;而且,一不小心你就会成为游客相机中的风景,一如卞之琳的诗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我们住下来觉得,虽然一晚的房价要1万多元,但在寸地寸金的外滩仍物有所值。九国套房和总统套房也蛮有特色,前者每一套都风格鲜明,是饭店的“金字招牌”,但我们觉得刻意为之有些矫情,所以没有尝试;至于后者据说以前是沙逊的居所,300多平米的豪宅,专属电梯,10万元一晚,那个可就是奢侈了,更适合玩隐私的大明星。

  当然,和平饭店也有平价的客房,比如标房大多45平米,价格两千多一晚,美中不足的是无法欣赏外滩美景,只能看看南京路的车水马龙。据说此次改建,为增加室内宽敞性,和平饭店一下缩减了100间客房。客房数量“做减法”,配套设施则“做加法”:新建带透明天棚的游泳池和水疗中心,增设理疗、健身、瑜珈、SPA等服务;增加红酒雪茄吧、Pease烧烤餐厅,以及可饱览外滩美景的顶楼露台西餐厅;一楼引进了诸多顶级奢侈品牌,南楼甚至被斯沃琪集团公司“包”下成为艺术中心……

  因此,如果你还当和平饭店是《红高粱》时的巩俐,那可就是看走眼了,尽管其外观朴实无华,内里却已是美仑美奂,绝对是《外婆桥》里的金枝玉叶了。这趟“整容手术”中唯一的遗憾是车库,为保护建筑无法在地下挖一个新的,所以就在后边“见缝插针”弄了一个,即便配了双层升降车位,也只能容纳三四十台车,真正向客人开放的只有26个车位。相比之下,附近半岛酒店的腔调要浓很多,人家有两层的地下车库,虽然停车费贼贵,但对住得起半岛的客人而言,那就是“毛毛雨”嘛。

谁说酒店 只能“上床睡觉”

  在许多人看来,酒店只是个睡觉的地方,房间再精致,服务再精细,不过是旅途中的“落脚地”。虽然这是一种主流观点,但随着慢行悠游方式的兴起,以及一批精品酒店的兴建,酒店不再只是“一张床”,而是“一杯茶”,“一些音乐”,甚至“一段邂逅”。和平饭店便是一个典范。

  和平饭店有“三宝”,除了大名鼎鼎的九国套房,便是茉莉酒廊,据说三十年代在那里喝杯茶得提前几个月预定。因此,尽管入住特级江景套房,可在九楼免费享用下午茶,我们仍决定自个儿买单一睹茉莉芳姿。酒廊的风格蛮怪的,混杂着欧洲的典雅与东南亚的闲暇,暗暖黄的色调像极了《情人》中的小酒吧,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气味,尤适合蜜甜中的男女。不过,我们的焦点是英式下午茶,没见着常规的三层架,而是一种银质的圆架子,有点像博古架,数十茶点层层摆放着,蛮有腔调的。我喜欢咸点,如叉烧酥、洋葱塔、大虾罗牛油果杯,洋葱塔很特别,放了松露味道很嗲;女儿偏爱甜品,糖霜油条、抹茶慕斯、草莓卷吃了一大堆;先生则研究起茶单来,大吉岭、阿萨姆、伯爵茶等,针对红茶家族来了个“大摸底”。虽然就下午茶而言,华尔道夫的“红丝绒”更顶级,半岛的更时髦,新天地朗廷的更考究,但是茉莉酒廊给了我们一个多小时的悠闲时光,以及家人之间的天伦之乐,这就足够了,食物说来说去只是载体而已。

  而这“第三宝”非爵士酒吧莫属,曾被美国《新闻周刊》评为“全球十佳爵士吧”。其实,我们对泡吧兴趣不大,只想瞧一瞧名闻遐迩的老年爵士乐队,在三四十年代可是数一数二的,就跟“温拿五虎”一般的大牌。如今乐手早已年逾古稀,好在宝刀未老,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很有气场,摇摆的烛光、八角形桌子、红钢砖地板,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时光。不过,他们最拿手的还是爵士名曲,每晚8点都会吸引不少老外,点上一曲一解乡愁。

  一般情况下,我们不喜欢在酒店用餐,觉得酒店的餐厅大多是“捞偏门”的,味道一般价格贼贵。但最近几年情况有所改观,尤其是一线品牌酒店大作餐饮文章,香格里拉的香宫、花园饭店的山里等,都是不错的饕餮之选。拿和平饭店的餐饮来说,三十年代就相当出名,尤其是西餐供应的都是些顶级食材,俄罗斯鱼子酱、德国火腿、意大利奶酪、巴黎鹅肝等,加之拥有上海滩最佳江景餐桌,因此颇受名流的青睐。不过,我们更偏爱中国菜,所以选在龙凤厅用午餐。餐厅大堂经理很健谈,边点单边跟我们叨咕起饭店的“光辉岁月”:“八十年代,上海滩一等一的饭店有和平、锦江及上海展览中心,政府宴请外宾选来选去就这三家。那时候,谁家的婚宴摆在和平饭店,是老扎台型的。1989年荣毅仁在这里摆家宴,一共35桌150多个人呐。1998年克林顿夫妇过来吃了顿‘情侣餐’,不过一个礼拜后就发生了‘拉链门’事件。

  龙凤厅的菜肴以本帮和粤菜为主,经理跟我们推荐了几款时鲜菜,如腌笃鲜、豆苗河虾仁等,味道中规中矩,没感觉特别出彩;倒是一些小点心,鲜笋虾饺皇、凤尾虾春卷等,卖相与口味都相当不错,有喧宾夺主之感。后来我们才晓得,龙凤厅午餐有供应点心套餐,158元一位含茶水,沏一壶绿茶,上几款小点,远眺迤逦江景,大大小小的船只,忽远忽近的汽笛声,倒是顿别具特色的上海午餐,品尝的不仅仅是美食,更是悠远的时光。

  我们觉得,和平饭店虽是上海最贵的酒店之一,却并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你可以一掷千金住上一晚,也可以花几百块钱享用一顿江景午餐,或者一两百元喝杯下午茶……这里不仅仅是一家酒店,更是一个小上海,推开那扇旋转门,可以来一趟时光旅行。

“古董酒店” 请为文化买单

  说到和平饭店的旋转门,有一扇普通宾客是推不开的。据说,沙逊很迷风水,酒店的外滩大门正对着黄浦江,生怕财源外流因此平时大门紧锁。这个“潜规则”一直延续至今,只对那些大人物网开一面,上一位打外滩大门进来的是克林顿。

  我们在博物馆参观时留意到,和平饭店的历史就是一部“名流史”:卓别林住568 房,爱德加?斯诺住788 房 ,蒙哥马利元帅住778 房,华罗庚住 703 房间,而周恩来总理曾在 742 房间办公;此外,司徒雷登、萧伯纳、宋庆龄、鲁迅都曾光顾;新中国成立后,和平饭店一度被当成“国宾馆”,接待过伊丽莎白二世、克林顿等头头脑脑,并见证了“汪辜会谈”;而最新的名流记忆,则是天后王菲在这里举办了生日派对。

  只是最近几年,和平饭店的处境有些尴尬:长期作为政府的涉外接待所,不对普通游客开放,久而久之成了外滩拍照时的背景,很少有人会想着进去住一晚,觉得“官家千金”高攀不起;而随着香格里拉、喜来登等国际品牌的纷纷落户,外国游客到上海更青睐时尚舒适的商务酒店,和平饭店沦为“观光项目”,听听爵士乐,瞧瞧九国套房,然后拍屁股走人。一位在外企做公关接待的朋友,整了份“上海酒店清单”:柏悦、四季、瑞吉什么的,安排给总裁、CEO;君悦、万豪、香格里拉等,推荐给亚太区、大中华区老总;威斯汀、希尔顿、索菲特等,则派给总监级别的人员;而和平、锦江、西郊等老字号,一般都当做餐饮或观光场所。用他的话来讲:“没办法啦,这些酒店硬件太不给力了!”

  不过,如今他的那份清单怕是要改一下了,因为和平饭店有了新名字“Fairmont  Peace  Hotel,费尔蒙和平酒店”。过去的女子嫁鸡随鸡,名字前边得冠上夫姓,所以瞧着这新名字就知道,和平饭店嫁了个“老外”,而且是重量级的,费尔蒙是北美老牌酒店集团 ,最擅长经营奢华酒店,迪拜帆船酒店、伦敦萨伏伊酒店都是其“六宫粉黛”。

  按理说,娶媳妇是越年轻越好,可费尔蒙为何相中了“老古董”?不是脑子有问题,而是眼光够毒辣:和平饭店拥有一幢价值不菲的建筑,虽曾满目沧桑,却有着其他酒店无法复制的特质,那就是深厚的历史底蕴和丰富的文化积淀。只要找到合适的贩售方案,绝对可以成为华尔道夫那样的“经典酒店”。用饭店总经理的话来讲:“和平饭店有太多的故事,能够帮助你去认识上海这座城市。”当然了,他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哪些客人愿意为故事掏钱?

  非常凑巧的是,费尔蒙和平开张的同期,半岛、华尔道夫也在外滩落了户,华尔道夫改建了东风饭店金蝉脱壳,半岛则在友谊商店的地皮上另起炉灶。三家全球奢华酒店品牌都铆牢外滩老建筑,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他们面临的问题自然也是一样的:如何做好历史的文章,让客人为天价的文化买单。

  很多人的想法跟那位差头司机是一样的:进去吃杯茶就可以了,住一夜就搞大了!可我们此次体验下来觉得:喝下午茶,听爵士乐,吃顿午餐,的确也能享受和平饭店的惬意时光;甚至可以参加酒店的观光项目,一个多小时上上下下跑一圈,大致领略和平饭店的绰约风姿;然而,这些都只是浮光掠影,仿佛隔着新嫁娘的红纱缦,即便国色天香也只是模糊可见,如果想一亲芳泽,那只有“掀起你的盖头来”。我们在和平饭店的两晚,虽代价不菲却物有所值,因为掀起了和平饭店的盖头,不仅了解了一家酒店,更是一座城市,甚至一个时代。

好酒店 是一块“千层酥”

  什么是好酒店?我有位朋友的观点很独到。

   朋友在“500强外企”任研发总监,虽然满肚子洋墨水,平素却喜欢收藏古墨,一锭就得好几万,他却是相当舍得。问及缘由他说道:“古墨制法考究,十几道工序,质量跟新墨没法比;而且数百年下来,墨锭的火气逐渐褪去,运笔时质感厚重,墨色苍润并济,没有新墨的那种浮光,是时光历练之后的深厚底蕴。”

  朋友平时也喜欢旅游,所选酒店都蛮独特的,如苏州的南园宾馆、天津的利顺德大饭店等,大多都有些来头和故事。记得有一回他组织我们去杭州踏青,就选了西湖深处的汪庄。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觉得那里设施陈旧出行不便,不如西湖边上的凯悦酒店。他笃悠悠说:“凯悦是光鲜,但这边却有着庭院深深的江南意境;凯悦车水马龙,这边却能沏壶新茶,紧挨着西湖读书聊天晒太阳。我们消费的不仅是酒店,更是清雅静逸的江南文化,你说值不值呢?”

  和平饭店想吸引的,正是这样的客人;而和平饭店想提供的,不仅是调养生息,更是文化浸润,是一座城市最深处的风景,和一个民族被封存的记忆。作家Ivan Klima说:“一个城市就像一个人,如果我们不与它建立真正的关系,它就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一家好酒店亦是如此,只有给出时间和感情,才能发现其真正的内涵。说得形象一些,好酒店就像是江南名点“千层酥”,需要层层展开,细细品尝,慢慢感受。

上海和平费尔蒙饭店
地址:上海市南京东路20号
电话:021-63216888

用户咨询点评